吖吖啊115

2013快男321就这young演唱会/原编剧姐姐的刺客列传一二三季/四代12人SpeXial/想学很多技能努力中

一个反思

每天都很努力很努力的想成为一些很厉害的人的学妹,但也就是很努力很努力的想想而已。
早上拿起书来半个小时就放下了,然后玩一天。
本科成分很复杂,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定义。因为省内人多学校少的原因,又因为传统思想的影响,高考分数还不错,上了一个在省内需要一本线上50+分才能上,省外二本分数就可以的院校。
所以研究生就是我为数不多的跳板。
所以目标很高很难考。
但其实并没有怎么努力。
每天都处于一种 我要好好学习→刷微博→我要考上那所学校→刷微博→我明天一定要好好学习 的状态。
其实每天都过的很惶恐。
数着日子,看着周围的人努力,然后自己依然无所事事。
说白了就是自制力不够。
但是真的很想成为那些很厉害很厉害的人的学妹。
短期目标国内某知名大学。
长期目标马振桓学妹。
可以做到吗。
一定可以。

占tag致歉
半夜在B站看到刺客先生1.0的英雄MV,一个基本不可能在现实发生的脑洞。纪念永远的刺客列传第一季,永远的钧天八人(我没忘单身狗王,只是觉得遖宿不算钧天)。
(全文无cp向)

以下正文开始

“今年的影帝是……”开奖嘉宾打开信封,有点惊讶,仔细确认了没有看错,也扭头向台下工作人员求证了没有发生拿错信封的乌龙,这才感慨了一句,“哇,这个情况,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今年的影帝是……”
追光灯打在了坐在观众席的四位候选人身上,四个人的脸都有些僵硬,他们不是新演员了,却都是第一次被提名影帝,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开奖嘉宾的几秒钟停顿在他们和支持他们的观众看来是那么漫长。
“让我们恭喜彭昱畅先生!”让人窒息的停顿终于结束了,彭昱畅周围的人纷纷向他道喜。“与此同时,让我们同样恭喜……”
又一个要人命的停顿,演播厅安静下来,这可是20年前影后双黄蛋以后的又一次双黄蛋,除了彭昱畅以外的三位候选人仿佛都忘记了呼吸。
“熊梓淇先生!欢迎两位上台!”
两个人在半路遇到,彭昱畅低声叫了句,“熊老师”,熊梓淇好像被这一声带着穿越了20多年的光阴,他们还是两个才满20岁不久的新人演员,那个时候网络剧产业只是刚刚起步,网络直播产业也才刚兴起。两个人一个刚拍了一部穷到全国人民瞩目的网络剧,有了一些知名度;另一个在娱乐圈的边缘勉强挣扎了三年,正准备放弃却收到了来自台湾首席男团递来的橄榄枝。对于那个时候同公司的他们来说,相遇相识相知显得那么顺理成章,尽管后来因为各种不可抗力导致他们见面次数越来越少、圈子越来越不同,甚至断了联系。但是20年过去,那一声“熊老师”,猛然把他们之间的距离再次拉近。熊梓淇搭上彭昱畅的肩膀,两个人并肩向台上走去。当晚,已经被时代淘汰许久的百度贴吧、新浪微博、网易乐乎下的熊彭话题圈都很是热闹了一把,当年的粉丝们虽然都早已到了为人父母的年纪,但是看到两人一起上台的一幕,都像是看到了当年熬夜追剧的自己,当然这都是后话。

几个月后的另一个颁奖典礼,“The best producer of the year(年度最佳制作人),is Evan Ma!”
马振桓低头整理了自己身上的西装,这才挂着得体的微笑上台领奖。20年过去了,当年SpeXial的12个人早就已经各奔东西,而他选择回到他成长的地方,在面对音乐和金融两条路的抉择时,一向理智的他毅然决然的选择了音乐这条他虽熟悉却并不好走的道路,当时不知道跌破了多少了解他的人的眼镜。这些年就这么简单单调却并不容易的走过了,这个足够重量的奖项终于让马振桓得到了认可获得了成功,尽管可能如果当时选择金融的话认可和成功会来得更早一些。

相隔几个月接连得奖的三个人炸出了相当一部分粉丝,然而接着就有人发现了不对劲:在熊梓淇彭昱畅两人得奖之后,他们没有参加任何节目任何宣传甚至没有出现在公众面前,得奖之后的媒体群访,熊梓淇透露接下来会专心准备一部电视剧的拍摄,彭昱畅甚至连这例行公事般的采访都借口剧组赶进度躲了过去。
而就与此同时,一架自华盛顿飞往北京的飞机落地,全副武装的新晋影帝正在国际到达出口等人,准备一同乘飞机到台湾录制一档电视节目。

“你们知不知道想约你们一起做个节目有多困难有多贵?熊梓淇你是有自己工作室的人!马振桓你也不用非得经纪人同意才能参加节目!我就没见过比你们还难敲时间的艺人!你们的通告费还不松口!都是兄弟给个友情价不可以吗?!”没错,见到两位封王的嘉宾还可以一开口就不客气的也只有从彼此还没出道就互相认识的团员了。熊梓淇和马振桓此次专程飞到台湾,就是为了参加这档由许名杰和顾又齐两个人主持的节目。
当三个林子闳的话唠迷弟碰到一起,产生的效果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录影一度因为三个人太过吵闹而中止。什么你问马振桓?哦,他的中文水平,不存在der!

“所以这大概是你这五年来接的唯一一部电视剧?”
“六年,六年以来的第一部。”
“为什么突然要接电视剧?电影相对来说片酬更高更轻松吧?并且这部剧据我所知,你并不是绝对男一,甚至说你是男三号都有点勉强。”
“其实本来已经在谈一个电影的项目了,那个项目我相当看好,也差不多走到最后流程要签合同了,不过接到电话说要拍这部戏的时候我还是把电影推了。”
“什么原因让你宁愿放弃那个你相当看好的项目来拍这部电视剧?”
“朋友吧,这部剧的演员都是很多年的老朋友了,大家能凑在一起拍一部戏不容易,但是好电影以后还可以遇到。”
“哪怕这部剧拍出来效果不够好骂声一片也不后悔?”
“不后悔。”
“Evan你呢?你最近在忙什么?”
“梓淇的戏少一个音乐总监,我就是。”

《惊爆!影帝联手:再续前缘》
“本报讯 昨日,熊梓淇彭昱畅共同召开发布会,公开新剧《逐鹿中垣》信息。据悉,《逐鹿中垣》剧本来自于东蓠下、枫林晚两位作者笔下的原创小说,由20年前《刺客列传》全原班人马出演,公孙钤(赵志伟),陵光(吕鋆峰),孟章(彭昱畅),慕容离(查杰),毓埥(黄伟晋),执明(朱戬),仲堃仪(熊梓淇)。而除此之外,原天玑国上将军齐之侃扮演者易柏辰是本剧导演,刚刚获得格莱美奖项回国、原天玑国主蹇宾扮演者马振桓将担任音乐总监,全权负责本剧原声带音乐的制作。本剧预计8月15日全网播放。”

终极三国片头曲明明有两个不认识的声音,但是片尾写的是SpeXial,不晓得是不是又加人了。。。当时老粉听终极一班4的片头是不是也是这种感觉。。。

突然诈尸。久违的假 山东高考作文真题。
很久没回顾,可能(划掉)有ooc以及与原剧剧情有出入的bug。
私设:瑶光统一中原,遖宿回到自己的老地盘。

“现在我们到了瑶光故都的景点。瑶光黎王在这里立国,而后开创了瑶光盛世。黎王一生无后,立国不过五年就去世了,而后毓埥以表侄的身份战胜了一众对王位虎视眈眈的人继位,改年号为遖宿。遖宿王毓埥在谋士仲堃仪的辅佐下将版图不断扩充,但遗憾的是仲堃仪中年谋反,遖宿灭国之后,世人再也没有见过这位成败皆由他的谋士。有话本说仲堃仪设计陷害,才导致黎王生病而死,也是因为他遖宿王才能打败众人夺得王位。而谋反是他自辅佐过的天枢先王孟章暴毙之后就在计划的事情,遖宿灭国就是他为先王报仇,而后他在孟章生前最喜欢的地方为孟章立了一个衣冠冢,自尽于君前。这个故事仔细说起来还是蛮富有传奇色彩的,可惜经历时间太短,因此历史书上大多一笔带过。”
“这个景点,推荐大家看看瑶光的宫殿,城墙,还有宫殿侧方的墓碑。墓碑上没有任何字迹。据考证黎王之所以不怕这座坟墓破坏瑶光王室的风水,是因为这座坟墓是当时一位将星的坟墓。据传在他之后,世上再无名将。”
“下面大家自由活动,我们五点在这个地方集合上车去吃饭。”

“喂!祁智阚,走啦走啦!”跟着人流走了几步之后,龚孙乾发现好友没有跟上,忙招呼起来。
“蓝毛,你跟包子去玩吧,我突然有点难受,想找地方坐坐。”
“没事吧?要不我们陪你回车上吧?”包子凌广也凑了过来。
“没事,不麻烦你们了,你们不是一直想来看这个墓碑吗?快去吧,我回车上睡一觉就好了。”

“承君器重,无以为报,惟肝脑涂地,以谢君恩。”
“臣,心意如初。”
“王上,属下这次怕是回不去了。”
梦中的祁智阚仿佛化身为那个无名将星,征战沙场,舍命求一个君临远方。大胜邻国却被猜疑,交出虎符褪下朝服辞官回家。在国破家亡之际临危受命,最终还是为了截水城满城百姓的性命向敌国投降打开城门。文死谏武死战,最终一代将星也没能死在阵前,而是死在了自己的刀下。

“小齐,你回来!”祁智阚惊醒的时候已是满头大汗,最后这一声,不是梦中的自己喊的,看不清他的脸但好像自己也能隐隐的感到一丝他的心痛。祁智阚摸了摸疯狂跳动的心脏,这才发现同团的人已经陆陆续续回到车上。
“请问,你有哪里不舒服吗?”邻座的人看他满头大汗,忍不住操着一口带着一点洋味的中文问了一句,“我是医生,看你脸色不太好,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吗?”
“没事,只是做了个噩梦。”
“那就好。如果你有什么不舒服的可以联系我,这是我的名片。”
祁智阚接过一看,市一院副主任医师,简彬。

一个骗过了N多人的假 山东高考作文题
于朦胧视角写1306,带其余人玩
港真现在于朦胧话题里是不是都是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和太子妃升职记的粉丝
还有没有遗留下来的2013快乐男声粉丝🤔🤔🤔

正文开始

他们又双叒叕聚会了。原因呢?哦他们又合唱了一首歌。
比赛那年《追梦赤子心》,比赛次年《每一颗星辰》,比赛完第二年《就这young》,第四年《随我》,第五年……每隔几年我们就会因为不同的原因合唱一首新歌,尽管从第四年开始就没办法凑齐所有人了。那一年我和欧豪在拍戏没办法请假回长沙,小强则是已经彻底消失在我们视线中很久了,让我比较意外的是解约了的小黄鸭也在。
这几年大家的发展不同,花花和欧豪坐实了天娱一哥的位置,不过一个是音乐届一个是戏剧届;小白作词作曲的潜力被彻底开发出来,听说最近刚接了一单大case;桓桓和阳阳浮浮沉沉的挣扎了几年之后还是慢慢的归于寂静,一个回去攻读研究生,另一个继续做着爱唱歌的小片警;湉湉,带着他的魔力炭乐队,走了不少地方开了不少的演唱会;小黄鸭专心干起了声乐老师;小强跟左大爷早已经结婚生子;世錡这些年拍了不少剧,不瘟不火;居来跳跳舞,偶尔在综艺里电视里露一脸;至于我么,一切都还不错,拍拍戏唱唱歌导导MV。
今年这首歌,他们说是专门为了一个什么原因录的,花花下了死命令,所有人都要录,不录也得录。他们基本上都录完了,还剩下我跟湉湉。我在横店拍最新的古装剧,还有一个周左右就杀青了,最近赶进度赶得大家都没什么觉睡,我作为男一导演更不可能准我的假了。湉湉嘛,他的全国巡演今晚上最后一站杭州站了,明天就回长沙录音。

当我录完音踏出录音间的时候,助理递给我一个信封。说是小白的演唱会门票,托人带话让我一定要去听,就这一场,在成都,时间是2月22号。
2月22号,我总觉得这个日子不寻常,但实在是想不起来是什么日子。

等我坐在小白演唱会的观众席之中,看到身边一圈相熟的人,听着场地循环播放的背景音乐,才隐隐的想起什么来。

“华晨宇,最后一首歌曲,我们在这个舞台上的最后一首歌曲,这个夏天真的很难忘,对吗。”
“在这个夏天,认识你们,一群好兄弟,对我来说,真的,真的很幸福。”
台上两个人眼里都含了泪,自己在台下,左边搂着大侄子张阳阳,右边搂着于湉,阳阳旁边则是宇纲这对连体婴。一群人跟着晃,跟着唱,也跟着哭。

“虽然我们不像范世錡和居来他们一样是组合,但是,我觉得我们胜似组合。”
“我希望,十年后,这两个颜色还会在我们面前。”

十年后,我连忙翻出手机查看,没错了,坐标成都,时间2024.2.22。

台上白举纲仿佛不知疲倦一般,一首接一首,连换衣服都省了,如同他的第一场少年白演唱会一样,没有嘉宾,只有一个话筒,一支吉他,和一把嗓子。
看着他一直唱到最后也没有桓桓上场,我有些诧异,扭头看也没在观众席看到那个人。旁边的花花凑过来,“别找了,桓桓没来。”
的确,我数了数,台上一个,观众席上10个,连欧豪这个大忙人都跟剧组请假到了,张阳阳也从千里之外的新疆飞回来了,唯独没见桓桓。
“桓桓觉得自己混的不好,不想上,小白觉得一定要有桓桓,俩人又吵了一架。今天的演唱会,按我跟小白的设想,本来应该是把几首合唱都搬到台上去,结果桓桓没来,11个人上去也没什么意思,这才作罢。”

一个骗过了N多人的假 山东高考作文题
本来准备800字小作文的结果爆了字数
写着写着跑了题也不准备再往回拉了
反正我已经考完高考好几年了
ooc预警
请终极三国的两个小哥哥客串了一下
还有一个客串的私设人物
一切都是我的脑洞

回头却已不再是从前
“哥!”明杰回头,“正昊,怎么了?”
“哥,静姐叫你去她办公室一趟,我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了,不过我看她样子好像挺急的。”现任SpeXial团队内老幺的正昊刚进公司大门就被拦下,迟到的他心虚的以为要被骂了,没想到却是让他找队长明杰到经纪人办公室开会。
“嗯,陈向熙那你带着他们练舞,不许偷懒,我回来检查。”
17年暑期刚过,Dylan的上星剧《浪花一朵朵》大爆,吸粉无数,再加上之前累积的人气,成了第三个下车的人。
同年末,SpeXial初代四人的合约到期。当四个人被昊哥召集起来开会商讨合约问题的时候,时任团长的宏正因腿伤未愈,宣布退出SpeXial,并无限期退出娱乐圈;主唱黄伟晋被著名唱片公司挖掘,专心筹备自己的个人专辑;rapper林子闳也有了更好的去处。转眼初代四人只剩了他一个人,不是没看到另外三个人投过来的带着诧异又有些了然的目光,只是,用粉丝的话来说,团魂。他是初代,想带着这些人一直走到最后。
之后几年,陆陆续续的,走了一些人,又进了一些人,现在的12个人,老团员就只剩了他跟陈向熙还在苦苦坚持。5代6代成了中流砥柱,8代成员也已经跟他们见过面,就看什么时间合适把他们推到粉丝面前了。
不过……宏正当团长之前当过老幺被哥哥们照顾过,小熊之前也当过半年老幺,这样算算,好亏哦,都还没当过老幺。

“静姐,你找我?”杂七杂八的想想,经纪人办公室很快就到了。
“新专辑也发了,宣传期也快过了,你有没有什么想法?”看明杰走进来,李静放下笔抬头看他。
“静姐你说笑了,我能有什么想法。往常来说就是大家分开或者在一起拍剧,然后等下一张专辑啊。去年那部,我想想,今年该终极一班8了吧,Gin和Alex去年拍了刺客列传4,今年还有拍5的计划吗?”这么多年,终极和刺客一部接着一部的出,新人也一个接着一个的演。
“演唱会呢?”
“静姐你开什么玩笑,演唱会……”明杰看李静依旧一脸严肃并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慢慢的没了声音。
“台大体育场,SpeXial Land第二场,还有两个月,歌单给你放到这里了,老师明天就过来,回去组织他们去练习。你跟他们说完这个事,再跟陈向熙说一声,让他也过来一趟,行了没什么其他事你就回去吧。”成员来来去去,当时的二代新人小熊现在俨然成了副团长,虽然名义上只有团长和团员的差别,但是大家心里都默认,在明杰不在的时候,Teddy哥就是团长,就是主心骨。

“静姐,明杰说你找我?”Teddy探头进来。
“明杰把事情都给你们说了吧?”
“演唱会吗?说了,现在他们在庆祝呢。”Teddy想起练舞室里那一群欢呼的小孩子,笑了。
“歌单公布了吧?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歌单我走的时候明杰正在跟他们说,在找歌,我只听到了几首。不过静姐,真的要唱boyz on fire、super style还有小太阳大月亮?总觉得不太好诶。”
“有什么不太好的?”李静边说边拉开抽屉往外掏东西,“有了这个你还觉得不太好?”桌子上是几份合约。
“wc静姐你是怎么谈下来的?”Teddy忍不住爆了粗口,拿起来一份份检查,10个人刚刚好一个不多一个也不少。
“你不用管我是怎么拿下来的,你带着他们10个小的练,瞒着明杰,这么多年明杰帮公司带出来很多新人,算是公司给他的礼物。你跟明杰原来怎么站现在就怎么站,原来走位怎么走现在就怎么走,他们十个的位置让十个小的顶上去,正式演唱会那天宏正他们10个就上了。”

“回来了?快点,bof和ss他们说要尊老让咱们两个老人先选位置。”
“什么啦!什么尊老!明杰我看bof咱俩不如就还是原来位置嘛,反正之前也跳过几遍嘛,比较熟悉。”
“嗯?之前的位置?6人?8人?10人?11人?12人?你说哪一版?”
“当然是12人啊!”
“原来位置哦,那ss呢?ss舞步好复杂我还是要原来位置好了。”
“12个人,分三团跳?那我都OK啊反正不都一样。”明杰看着Teddy若有所思。

“哥,我们去吃夜宵,你们要不要一起?”等到练习结束已经是凌晨,早就饿了的10个人正准备冲出去吃饭,Alex想起了一样饿着肚子的明杰和Teddy。
“吃什么夜宵啊,剩两个月,减肥去!”
“可我们还要长个……”几个人摸着肚子委屈。
看着其余10个人都走了而Teddy认命留在教室收拾东西,明杰慢慢蹭到了他身边,“小熊,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哈?我能有什么事情瞒着你?没有保密协议的能说的我都跟你说了。再说了你才是团长诶,团里的事情肯定是你先知道的呀!”
“不对,你一定有事瞒我,签保密协议的事情跟我无关,但你瞒着我的事情一定跟我有关。别忘了我可是从14年看着你长大的嗯?”明杰比了比自己胳膊上的肌肉。
Teddy默,请问你14年开始看着我长大跟你的肌肉有什么关系,你又不会揍我。
“哎哟没有啦,演唱会不是5月11号嘛,公司就想给你惊喜送个蛋糕过个生日啊啥的(陈向熙内心:并没有),今天静姐找我就是为了这件事情嘛(才不是)!”

两个月过的飞快,一转眼已经是演唱会当天。
“还有一分钟上台吼!”12个人蹲在升降台上,调整自己的服装,工作人员的提醒让他们的心跳更快了。
与此同时,后台一个的化妆间里。
“易恩你怎么又迟到!快去换衣服快啦!”宏正坐在镜子前检查自己的妆容,余光瞄到老幺心虚的偷偷摸摸推开门,试图不引起任何一个人的注意,意外被团长发现自己的意图,开始挠头傻笑,哪像个24岁的人,还是需要他们宠着怼着的老幺嘛!其余8个人则围坐在小电视前准备看即将开始的演唱会。

两个小时过后,演唱会俨然到了最后的环节。前面Alex和Gin下台,明杰作为最后一个成员压轴上台,独唱。因为下一首就是12个人一起的bof,明杰穿着粉红版衣服就上了台。刚开口一句,音乐声就断了。明杰心里清楚,这就是要推蛋糕上来了,先要惊慌,看到蛋糕要惊讶,最后要惊喜,嗯就这么办。
Teddy最近又有复胖趋势不能让他多吃,正昊还在长身体吃这种东西没有营养,年纪大了我也不能多吃,Alex……明杰正在默默盘算着,却意外的听见粉丝们的尖叫声,其中还夹杂着几声撕心裂肺的“子闳”,看来这些人是老粉无疑了。
不过公司也真豁的出去,竟然把还在内地拍戏的子闳找回来了。别问他怎么知道的,他家竹马诶!他家猫大爷现在还在家里寄养着呢!
不过……这断断续续的宏正晨翔伟晋是什么情况?!还有易恩Evan以纶?纳尼又听到了风田Dylan志伟?
明杰扭头一看,上来的哪里是10个弟弟加蛋糕,明明就是那群抛下自己的负心汉,还穿着跟自己一套的衣服。
bof音乐响起,相视一笑。
We are 烈火团 S P E X I A L!
我们是永永远远绽放的SpeXial。

无聊
准备拿这个假·山东高考作文写几篇

划重点,7月工体演唱会。不知道是不是英雄mv的时候熊彭直播说的可米演唱会,不知道有没有我团,毕竟都是极韵文化的嘛。微笑。